第二型糖尿病與肌少型肥胖症

期數:台中市糖尿病共同照護學會季刊 第57期
作者:慈濟大學醫科所 陳杰 醫師
出版日期:2021-02

關鍵字: obesity, sarcopenia, frail patient, cognitive function decline, diabetes mellitus

前言:

老化使骨骼肌的質量和肌肉力量下降、同時增加體內累積的內臟脂肪,導致肌少症、骨質疏鬆症、肌少型肥胖症,共同存在的病理症候群(comorbidity)稱為骨肌減少型肥胖症

骨骼肌減少的同時也罹患肥胖症,可能造成老年人罹患慢性病的機會增加,和身體功能下降的風險增加,研究發現代謝症候群與肌少症、骨質疏鬆症、肥胖症個別有高度相關性,卻少有研究探討代謝症候群與肌少型肥胖相關面向(domain)。

肌少型肥胖症導致的衰弱(frailty)影響個體生理功能獨立性與生活品質,因此成為我國高齡化社會一個重要健康議題;然而肌少型肥胖症並非只發生於高齡者,肥胖同時也是降低肌肉質量與功能的一個危險相關因子;身體攝取的熱量超過消耗的熱量時,大多以脂肪組織儲存在體內;肥胖症是當體內有過多的體脂肪量,造成機械性及神經內分泌等非機械性之生理功能變化;導致高血壓、血脂異常、代謝症候群、第二型糖尿病、冠狀動脈性心臟病、睡眠呼吸中止症及退化性關節炎等慢性疾病。

隨著年齡增加,人體內的脂肪組織亦隨之增加,即使體重維持不變,脂肪組織的比率仍顯著上升;體內脂肪分佈也隨年齡增加而改變,例如:內臟脂肪增加、皮下脂肪減少,進而導致老年腰圍變粗;研究指出肌少症合併肥胖症,對個體身體功能的負面影響,更勝於單純罹患肌少症。目前定義肌少症的方式有:1.四肢骨骼肌肉質量除以身高的平方,2.四肢骨骼肌肉質量除以體重的百分比。

肌少症與肌少型肥胖症定義:

1.肌少症:

2000至2010年肌少症的測量有許多不同的指標,歐洲肌少症聯盟在 2010 年的國際期刊上發表,對於肌少症統一的定義,定義包括骨骼肌肉質量減少,合併肌肉力量減少或行動能力變差,並且利用行走速度(代表行動力)及握力(代表肌肉力量)作為社區老人肌少症的篩檢方式;大於65歲老人若有行走速度變慢、或握力變差情況,則進一步以儀器分析體組成,測得肌肉質量;若同時有肌肉質量變少的情況即診斷罹患肌少症。雖然肌少症已有國際之間的共識,但目前已知肌少症不僅僅只發生於體重較輕的族群,體重過重或是肥胖的族群仍可能存在肌少症的狀況(即肌少型肥胖症),因此應該更審慎地看待高齡長者的肥胖議題;目前雖沒有已經發表的臨床試驗,提出對肌少型肥胖的治療方式、藥物,但從一些研究中老年人減重一直存在不同的意見,其困難在於生活型態(靜態生活型態居多)和飲食習慣(口牙咬不動)不易改變。

研究指出老人體重下降,可能惡化老年人的衰弱、使骨骼肌肉變得更少、甚至死亡率上升,目前的一些研究發現若是有目的性的減重反而可以下降死亡率。目標是希望可以減少體脂肪堆積,另一方面也盡量保存肌肉質量及骨頭質量;根據2013年國民營養狀況變遷調查顯示,國人過重或肥胖盛行率隨年齡增長而增加,目前肥胖是由國健署依據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來定義,身體質量指數=身高與體重之間關係的一種指標,個人體重(公斤)除以身高(公尺)平分就是BMI數值,BMI > 24 為過重,BMI > 27 為肥胖。

針對65 歲以上老年人口部分,34.3 %的老年男性及32 %老年女性有過重的情形,盛行率和過去比較有逐漸上升趨勢;然近年來發現除了身體質量指數之外,老年肥胖又有不同的考量,這些考量包括老年人的身高可能變矮和身體組成改變,皆會造成使用身體質量指數來偵測老年肥胖,會有低估情形;肌少症隨年紀的增長,脂肪比率會增加,這些脂肪主要堆積在肌肉組織之間、腹部臟層以及器官周圍上;骨骼肌肉組織的減少,骨骼肌肉的品質下降(如肌纖維大小及數量、肌蛋白的合成率降低,以及肌纖維所合成粒線體功能衰退),整體的生理效應造成瘦肉質量(lean body mass)(扣除脂肪的骨骼肌肉質量,又有研究使用骨骼肌質量稱為appendicular skeletal muscle mass, ASM))的減少。

2.肌少型肥胖症:

肌少型肥胖症(sarcopenic obesity)是指同時患有肌少症與肥胖症的情況,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證實,老年人非脂肪組織包括肌肉與骨質等組織同時流失,比起單獨考慮體重而言,對健康影響更大,因此老年人肥胖症的評估與治療,除了測量體重、身高、腰圍及體脂肪之外,肌肉的質與量的評估就顯得更為重要。老年人罹患肌少症(sarcopenia)主要是因老化、疾病、營養不良、活動力減低等,導致的肌肉質量和生理功能、社會獨立能力的下降,使老年人行動障礙盛行率上升例如:爬樓梯、從椅子起身的動作困難,因此罹患肌少症的老年人,跌倒、骨折、失能和住院(養護機構)的危險性比起健壯老人增加3-5倍。

結語:

隨年紀增加肌肉的質與量都容易流失,據統計30歲以後大腿肌力每10年減少10~15%;可見每個人都有肌少症的潛在風險。肌少症不容忽視是因為它影響的層面相當廣泛;例如:下肢力量不足而增加跌倒風險;患者容易顯得無力、疲倦、步伐不穩,因此也容易跌倒骨折、增加失能風險,甚至膝關節負擔增加,疼痛情形使個案更不想活動,導致代謝症候群,血糖上升、血壓等代謝問題惡化;肌肉與人體蛋白質的儲存、調整血糖等胰島素的代謝高度相關,長者同時存在肌肉不足與肥胖稱為肌少型肥胖症;這種類型會比只有肥胖症或肌少症更容易引發心血管疾病、增加死亡率;社區篩檢時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檢測如:用雙手去圈自己的小腿圍,男性小腿圍<34公分、女性<33公分就應懷疑罹患肌少症;建議可至醫院復健科利用儀器做詳細檢測,得出完整的身體肌肉量(或體脂率)數據;當確診肌少症時,應先調整生活型態;正確使用肌肉,讓骨骼肌肉量提升,平日營養補充,多攝取蛋白質及維生素D,以50公斤女性為例,建議每天要攝取50~75克蛋白質的量,將有助維持肌肉力量。

肥胖型肌少症盛行率隨著高齡人口上升會逐漸增加,其與許多代謝性疾病以及失能、跌倒和活動限制有關,進而增加社會及醫療成本,是目前高齡社會所關注的健康議題之一;肥胖性肌少症的發生多與發炎、內分泌因素及生活型態等因素有關;肌少型肥胖症的改善目標為保持身體肌肉質量及改善肌肉強度,並減少內臟脂肪量,因此介入措施的評值不能只有體重,必須同時評估身體組成和身體功能變化;營養上適度減少熱量攝取200~750大卡/天,並視患者飲食及營養情況補充微量營養素,避免採用可能導致營養不良的極低熱量飲食,此外建議攝取充足的蛋白質,每天至少1.5公克/(公斤)體重,且平均分配於三餐,並多攝取富含白胺酸(leucine)、維生素D的食物增加蛋白質合成率;對血液中維生素D濃度低的老年人,建議補充700-800 IU/天以改善肌肉功能;飲食控制的同時,也應同步進行訓練阻力運動,可更有效地改善肥胖型肌少症。

參考文獻:
1.林婷茹, 胡啟民。第2型糖尿病與肌少症。臨床醫學月刊 2018, 82(1), 381-386.
2.邱哲琳, 楊雀戀。糖尿病肌少症的營養照護。臨床醫學月刊 2018, 82(5), 642-645.
3.張景泓, 陳碩菲。探討慢性糖尿病患者身體質量指數與肌少症的關聯性。發展與前瞻學報2018, (20), 85-96.
4.陳思遠, 張欽凱。身體活動與肌少症。台灣醫學 2014, 18(3), 310-316.
5.王志仁。糖尿病與肌少症之相關性。彰基糖尿病友會刊 2019, (13), 22-25.
6.李明芬, 吳承誌, 李仁鳳。預防肌少症: 飲食蛋白質及維生素 D 的重要性。臺灣營養學會雜誌 2018, 42(1), 33-38.
7.田凱仁。2019年亞洲肌少症 (sarcopenia) 診斷更新。中華民國糖尿病衛教學會會訊 2020,16(2), 2-4.
8.吳書婷, 陳擇穎, 蔡嘉仁等。甜蜜的脆弱: 糖尿病與骨質疏鬆症之關聯性。內科學誌 2017,28(2), 65-73.
9.賴冠宇, 林志學, 張新儀等。老年人飲食蛋白質攝取與認知功能相關性。台灣老年醫學暨老年學雜誌 2017, 12(3): 178-190.
10.林毅欣。糖尿病與失智症之文獻回顧. 內科學誌 2018, 29(2), 86-91.
11.張?文, 唐慧媛, 許哲豪。老年肌少症 (Sarcopenia) 之診斷與檢測. 文化體育學刊 2017,87-97.
12.吳易謙, 熊昭, 陳慶餘, 吳名祥, 許志成。台灣社區老人肌少症流行病學初探。 台灣醫學2014, 18(3): 29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