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泌素(GLP-1 RA)針劑臨床衛教

期數:台中市糖尿病共同照護學會季刊 第61期
作者:黃宇靖 衛教師
出版日期:2022-03

現今,社會工作或生活壓力增大、生活習慣及飲食文化影響等因素,慢性疾病及肥胖也隨之增加。台灣罹患糖尿病的人口逐年攀升,全球各國罹患糖尿病的人口越來越多,根據國際糖尿病聯盟預估,2045年全球糖尿病人口將超過6億人,是2020年的1.5倍。而國家衛生院2019年糖尿病年鑑指出,台灣罹患糖尿病的人口約有230萬,且每年以25000人的速度持續增加。

被歸列於台灣國人十大死因,有惡性腫瘤(例如:大腸癌、乳癌,子宮內膜癌)、心臟疾病、腦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下呼吸道疾病、慢性肝病及肝硬化、高血壓性疾病、慢性腎臟病等八項與肥胖有關;在肥胖相關的醫療花費方面,國人肥胖與過重引發的心臟疾病、腦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高膽固醇血症等疾病,經統計過重與肥胖相關醫療支出佔全民健康保險費用的2.9%,若以2011年國民醫療保健支出9,103億元計算,肥胖相關醫療保健支出已達264億元,造成個人及國家重大經濟及勞動損失;糖尿病於2005年躍身為國民第四大死因,而糖尿病病患控制不良,容易併發諸多急慢性合併症,且與其他十大死亡原因中之腦血管疾病、心臟血管疾病、腎臟疾病及高血壓等息息相關,因此糖尿病與肥胖的預防及照護是非常重要的健康照護議題。

2015年日本名古屋舉辦的亞太肥胖會議,倡議「肥胖不僅是慢性病的危險因子,應視為是一種疾病並積極治療」的觀念,正視肥胖所造成的健康問題,積極預防及治療肥胖所引起的慢性病併發症。

糖尿病且肥胖的個案,在治療過程中,控制體重也是列為一項必要治療目標,然而在體重控制這門學問中,最重要的還是以身體「熱量負平衡」開始。大都知道要體重控制的啟始式從降低熱量開始,但是忍得了一時卻不能持之以恆,外加上年節節慶多,有太多外在引誘導致執行者的內心無法拒絕誘惑,因而失控。

面對眾多美食歷歷在現,大多數的個案要想守住口的防衛線似乎不容易。因此,各種減重的飲食方法:如生酮飲食、低醣飲食、吃肉減重法…等甚囂塵上。減肥藥或產品也是大家趨之若鶩的體重控制方法選擇之一。自2014年年底,FDA核准腸泌素(GLP-1 RA)針劑Liraglutide作為慢性體重管理藥物;2021年6月美國核准Semaglutide這個針劑藥物可使用於肥胖治療。從體外額外補充腸泌素,利用腸泌素(GLP-1 RA)能刺激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延緩胃部排空速度,使得多數的使用者食慾降低,進而體重下降;在糖尿病患者,活化胰臟β細胞,刺激胰島素釋放,使餐後血糖下降;此外,也能抑制胰臟α細胞分泌升糖素,減少肝臟製造葡萄糖。對於糖尿病且肥胖者,是種調控食慾兼具控制血糖的治療方法之一。

腸泌素(GLP-1 RA)雖然有多項好處利於個案,但在臨床衛教執行上,個案對於該藥劑的初始觀念較多停留在「控糖針劑藥物=胰島素」,因此對於該項藥物仍殘留對於胰島素治療迷思的恐懼感,如:使用不當易造成低血糖症狀。故對於個案使用腸泌素(GLP-1 RA)針劑臨床衛教需掌握幾項要點:

1.利用衛教圖文方式,讓個案清楚區分胰島素(Insulin)與腸泌素(GLP-1 )在體內生理作用的狀態,同使也讓個案了解腸泌素(GLP-1)原屬於腸道分泌的荷爾蒙,協助調整控制身體血糖值。

2.說明腸泌素(GLP-1 RA)針劑,所產生的噁心、嘔吐或腹瀉等副作用,以及不舒服症狀發生時於居家時如何自行處置。如:出現較明顯的噁心反胃感,建議避免進食油膩或油炸類的食物,降低餐點的份量避免進食過量。

3.對於可調整劑量的腸泌素(GLP-1 RA)針劑,協助標註易辨別劑量的刻度,並請個案回覆示教操作,以確認個案對於所標註的刻度認知,並重述醫師醫囑的執行方式,如:起始劑量與目標劑量的調整準則。

4.居家血糖測量時,建議可搭配配對血糖監測(Pair testing),讓個案觀察使用該藥物後,同一餐的餐前與餐後的血糖變化。

5.若同時進行積極體重管理的個案,除了監測血糖數值以外,建議監測體重、體組成的變化,適時調整飲食內容及運動,避免停藥後的復胖。

治療方法被發展出來都是為了讓身體更健康,每一種治療方法都有其原則及注意事項。執行前,仍建議經由醫療團隊進行完善的檢驗檢查以及整體的身體評估後再開始,定期追蹤身體數值的變化,進行個別化的調整,才能達到真正的健康。